當前位置: 首頁 > 微社區e家通 > 海珠區 > 華洲街 > 正文

洪叔講古丨冒雨修堤記 -信息時報

| 【記者 溫倩茵】【編輯 甄曦】 | 2019-04-16 11:34:18


一條蜿蜒綿長、綠樹濃蔭的綠道順著河堤向遠處延伸,綠道一邊飄來果香花香陣陣,十分醉人,枝頭開滿“漫天星花”甚是好看。偶爾穿行在果樹下,頭上、身上沾滿“花雨”,收得滿滿歡樂。



當你在休閑散步、緩步跑或是帶著兒孫在如茵的地上嬉戲,可曾知道在你腳下的土地,曾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的春夏間發生了一段搶修缺堤的動人故事。



昔日的河堤現在已是濃蔭綠道休閑徑。



那一天,天空鉛灰色沉沉一片,大地沉悶得有些令人窒息和煩燥,天邊慢慢顯出青灰色的陰影,樹葉、樹梢和樹冠開始大幅擺動著,鳥兒急歸窩,野鼠慌忙鉆洞,烏云鋪天蓋地飄移過來,人們明白一場暴風雨就要來到了。瞬間,天空飛舞著被刮起的物品,樹葉漫天飛旋。大地像是沉浸在漆黑世界一樣,正值每月“大潮"又巧遇上臺風來襲,狂風帶著暴雨像是給天穹戳穿了一個大洞一樣傾瀉下來,河水不斷上漲。人們加促腳步匆忙躲避,村路上卷起陣陣黃沙塵土,低矮房屋里則是漆黑一片,伸手不見五指……




風越吹越勁,吹得河堤上高大的荔枝樹嘩啦啦響,修長挺拔的竹子被吹得點頭哈腰,手臂粗的樹枝瞬間發出清脆的撕裂聲,由遠而近夾雜著呼呼風聲。震耳欲聾的雷聲使人心驚膽戰,一道道閃電劃破漆黑長空投向大地,轟隆隆巨響給正在趕路人們一震,長者下意識為小孩掩耳防雷響……


河水不斷上漲,風從沒有關緊的窗縫中吹進來,村委會議室電燈左右搖曳。老梁書記伸手關緊窗門,他在會議室靜悄悄地聽著水文站實時播報著河水上漲情況,會議室里鴉雀無聲,只彌漫著一股濃烈的燃燒著的煙草味。廣播里又傳來了播音員的語音:


現在水位是17米

深夜十二點水位20.97米

凌晨五點水位已到最高警界線21.02米

河水不斷上漲

逼近最后警界線是22米……


22米是最危險的警界線,將意味著什么樣災情隨時發生?村委們心里明白,聽在耳里心里是忐忑不安,會議室里的空氣仿佛一下子凝固了,他們面面相覷,靜謐得只聽到“滴嗒、嘀嗒”時鐘走動的聲音。他們低著頭沉思如何對應這場突如其來的天水,如何確保村民生命、財產安全……

霎時間又一道電閃雷鳴震耳欲聾。村委們回過神來聽著老梁書記的布置,他急急地飲了口水,清清沙啞的嗓子繼續說:“民兵連長文清你馬上集中全體基干民兵,李星村長你帶領黨員干部挨家挨戶疏散群眾上東邊山崗,先把老、弱、病、殘、五保戶婦孺接出來……”老梁書記著重交待民兵連長文清說道:“你馬上組織民兵裝200袋沙包,3米長木條100枝,大木板100塊隨時備用。”并交待各人完成任務后上大堤找他。



河水像脫僵野馬一樣直向上漲,10厘米、20厘米、30厘米……終于東邊堤段頂不住連日來潮水的浸泡突然倒塌缺口5米寬,河水從缺口處像瀑布一樣傾瀉下來,說時遲那時快,老梁書記扛起百來斤的重沙包跳進缺口處隨即叫道:“共產黨員、共青團員、基干民兵跟我來!”話音剛落,各人扛著沙包跳進缺口先擋緩湍急的河水,木條、木板、沙包、石頭輪翻傳送著,幾名壯漢掄起木榔頭把一條條木條打進缺口固定沙包、石頭。



洪福圍水閘河堤內曾是菜園,果園則成了農田保護區。


凌晨5點,河水漫堤的缺口堵住了。參與救援災情的他們累癱在河堤上,這時才有空抹抹臉上的黃泥水,梳理粘在頭發上黃泥漿。禾苗保住了,村民生命財產保住了,老梁書記才松了口氣,又和村委們到河堤下段巡邏去。


晨曦初顯,大風雨過后,及時的追肥和細致的管理,使被浸泡的禾苗變了樣,提前抽穗揚花,微風輕拂,金陽普照之下,飽含露珠的禾花一閃一閃發著珍珠般亮光映入眼簾,金色的朝陽散射在綠玉一般的田野上,更加生色更加可愛。


村畔流經的那條河經過大風雨的洗禮后又悄悄回復平靜,繞過幾個彎又流向珠江去。河岸旁的果園、菜園和稻田一片生意盎然……



圖片由譚鑒洪提供


洪叔講古

講述者:譚鑒洪 廣州市海珠區民間文藝家協會理事,廣州市越秀區作家協會會員,土華村文化保育學者,多年來堅持拍攝土華村的點滴變化,創作多篇文章記錄土華村的風土人情。


想了解更多土華村的過去和現在,記得關注“微社區e家通海華綠洲”的“洪叔講古”專欄,帶你走進歷史的長廊,暢游土華村。



信息時報社地址: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南83號匯美商務中心四樓

信息時報社 版權所有(C) 爆料電話:020-34323111 QQ:800023111 官方微博:@ 信息時報

舉報及投訴電話:(020)34323133 郵箱:xxsb_gz@163.com

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

黑帽SEO